排球

逆乱战神 第五百一十六章 玉门关

2019-10-12 19:53: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乱战神 第五百一十六章 玉门关

闻言,玄琴露出了微笑,片刻之后陷入了短暂的沉思,老和尚的回答远比玄琴想象的要不一样,但结果却是要好上了不少。

试想一下,如果那三大家族联手,即便强如玄琴也无法与之破敌,那可是三大逆天境的至尊,而不是三只蚂蚁。

“他们当中谁的势力最大?”玄琴又问,这个问题他同样很感兴趣。

“太上!”老和尚道。“太上最为神秘,也最为可怕,相比通天及无极,太上要神秘的多。”

玄琴点了点头,道:“那无极跟通天他们谁更弱呢?”

“无极!”老和尚毫不犹豫给出了一个答案。

玄琴明白了,寻找大地之血的事情现在可暂且搁置了,因为他的首要目的就是无极圣尊。

老和尚道:“三大至尊早已不问世事,我们可派兵遣将攻打诸多要地,为将来打下不朽的丰功伟绩。”

“那我现在该如何去做?”玄琴问,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玉门关、葬神谷、飞星山、落日崖!”老和尚沉声带。“这些地域不乏昔年老主人旧部下,如果您亮出了身份,必将唤醒他们昔日燃烧的血液,重返您的座下。”

玄琴点了点头。“那就先拿这些地方开刀吧!”

人魔道:“我觉这样可行,只不过我们现在缺少人马,又该如何去攻打这四个地方?”

“这个无妨,”玄琴淡然道,“不需要调兵遣将,我派几个人前往就好,当然我们几个人也要必须前往的。”

老和尚大笑:“如此最好,即可获得人心,也无需折损一兵一将。”

玄琴露出淡淡的笑容,可是没过多久,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个人――白凝天。

在他走的时候,老和尚对此表示不解,没人知道白凝天去了哪里,他的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但玄琴可以肯定的是,白凝天绝对还活着

,这一点他始终坚信不疑。

其实玄琴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这样的宿命之敌。

最终的大本营就选在了这座寺庙,因为占地面积不是很大,玄琴不得不利用无上**力修建了几栋巨大的房子,颇为现代化。

他可是照着水星上那些高楼大厦建造的,几千名兄弟们对此也表现的极为满意,就是每天要爬楼的这个不好。

三天之后。

玄琴带上了赫连文轩带上了上官云飞,也还带上了百里问情及神子,于是易千凡也提出来打算一起前往,玄琴当然没有拒绝。

一行八个人来到了玉门关。

每个人都骑上了坐骑,唯独玄琴没有,昔年他的弑神兽早已被易千凡霸占了,后者总是笑嘻嘻的,太他妈感人了这。

玉门关地势极为险要,占据了要塞,是一个巨大的关口,能阻挡千军万马,让来犯者血溅虚空,这绝非虚言。

玄琴驻足,眺望几乎高耸入云的玉门关,那个地方耸立着一个山门,有重兵把手,一个个昂首挺胸,气势惊天。

“来者何人!”有人大吼。

玄琴没有吭声,人魔大吼道:“太皇座下第一大将耶律海。”

“什么耶律海,没听过!去死!”那名开口之人不由分说就以出手,硕大的长枪捅破虚空冲杀而来,宛若大龙雷鸣,震耳欲聋。

“我去灭了他!”赫连文轩大吼,不等人魔做出回应,跨坐凶猛异兽挑碎长枪,恐怖的天戈击穿了这人头颅,留下了恐怖血洞。

“这就是代价,谁若口无遮拦,我第一个灭了他!”赫连文轩跨坐异兽,手提天戈,冰冷的眸光冷冷扫向那些士兵。

此言一出,那些人微微怔住了,脸上却露出了冰冷的神情,玉门关身后传来了大波动,显然有人调兵遣将,纷纷来到了这里。

“谁人胆敢如此猖狂!”又有人大吼,从人群里面走出了出来。

这是一名中年男子,满头长发飞舞,将头盔端在手臂上,浑身气血浮动,散发着晶莹的宝光,宛若一头威武的雄狮。

这是一名绝代皇者。

“师叔,这次该我了。”上官云飞淡然说道。

“嗯,小心些!”赫连文轩并没有任何异议,玄琴几人也都没有。

上官云飞跨坐铁血战马,青铜战矛一挥,冷冷斜指苍天。“杀你如灭狗,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人已利剑般出击,神情动作皆冷漠之极。

铁血战马践踏虚空,这名皇者奋起反抗,可是他实在太慢了,上官云飞的青铜战矛已经击穿了他的心脏。

血止不住的喷射而出,恐怖的破灭之力让这名皇者浑身都炸开了,血肉瞬间重组,仍欲给予上官云飞毁灭一击。

是他太小看了上官云飞了,下一秒,他的脖颈被击穿了,他的人被上官云飞青铜战矛挑了起来,死死的握住青铜战矛,却也无可奈何,身体化为了光雨。

怒了,有人怒了,瞬息之间这些人全部的愤怒了,一个个杀意沸腾,竟然如猪狗般的被屠杀,丝毫没有反抗力,这是愤怒的源泉,无法熄灭的怒火。

上官云飞青铜战矛挑,大有要灭杀一切的可能,任你人数多少,在他眼里那也只是一群健壮的蚂蚁,一只脚就可以踩成灰烬。

这时,玉门关后方群山之巅忽然传来了一道大吼声,震碎苍穹,气魄惊天,绝世无双。

那一名瘦弱的年轻人,谈不上多么高大,可他浑身散发出的战意足以吞天,竟是一名丝毫不弱于上官云飞的绝世青年皇者。

“这里是无极圣尊地域,任何人都不得踏足,违者杀无赦!”夜风凉大吼,瘦小的身躯散溢着不成正比的力量。

上官云飞冷眸一挑,眺望群山之巅,大吼道:“可敢与我一战?”

“你要战,那便战!”夜风凉冷冷回应,怡然不惧。

然而,就在这时,玄琴开口了。“云飞,退下。”

“是,师尊!”上官云飞冷冷瞟了一眼夜风凉,跨坐铁血战马回到了人群当中。

百里问情看了一眼上官云飞,轻轻了点了点头,仅凭这份霸气,就已经不是他能力战的,上官云飞能够力压他。

神子也同样是这样的想法,毫无疑问,玄琴众多弟子里面,唯有上官云飞脱颖而出,已经走到所有人前列,被看成第二玄琴。

人魔大笑,对于上官云飞那是更加珍惜了,他仿佛已经看到另外一个剑无敌,没错,上官云飞简直惊才绝艳到人害怕。

“难怪胆敢奴役皇者!”邪尸嘴角微微抽动,这人如果在继续成长下去,恐怕最终的成就绝不弱于他。

玄琴来到了前面,独自对着成百上千的人马,沉声道:“我逆乱王,昔日随我父亲征战天下的兄弟如今已何在?”

他语气低沉,字字铿锵有力,一双平静的眸子打量着这里的每一个人,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平静的让人难以想象。

人群里面没有一个人不心惊,也有人在蠢蠢欲动,可是却又极为忌惮夜风凉的人,内心很是煎熬。

夜风凉心开始下沉了,这名年轻男子绝对是一方至尊,以至于他那颗强大的心,已经开始不安了,不是什么好的现象。

他战天战地,桂冠三军,何曾害怕过一个人?他孤身酣战十万准皇何曾心颤?

没有,他就是这么一个传奇人物,可是当他面对这名陌生的年轻男子时,他竟然有一种心悸,他管这叫害怕。

人魔霍然大吼道:“我耶律海还活着,还没有死去,那么又有谁让你们如此胆战心惊,难道你们已经熄灭了昔年的战意吗?”

人群里面鸦雀无声,有人更加蠢蠢欲动了,霍然,第一道流光从大军里面冲向了人魔,半跪在人魔面前,一言不发。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更多的流光冲向了人魔。

夜风凉脸色铁青,却也丝毫不敢阻扰,如果他胆敢这么做,他相信那名黑发青年一定会第一时间击毙他。

“很好!”人魔环视诸多兄弟。“终究不是没有忘记自身血性。”

听到了这里,玄琴也露出了淡淡笑容,却也发自内心的喜悦。

每个人心里面或多或少都藏着故事,也许还会有那么一段情,那么一段义,情是永恒的,义它也是如此。

镇守玉门关的将士已剩下不到十几人,夜风凉的脸色已苍白的可怕,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名白衣如雪的黑发青年竟然没有对他出手,出乎了他的意料。

上官云飞青铜战矛收起,冷冷回头道:“他日再见,决胜负分生死!”

“希望你不要食言!”夜风凉掉头就走,带领十几人离开了玉门关。

玄琴露出淡淡的笑容,这只不过是第一步,他还有很多路要走。

在一片无人的悬空山中,一名青年人忽然睁开了眸子,片刻之后洞悉了所有乾坤,尤其是他看到玄琴那张脸后,嘴角竟露出了一抹冷酷的笑容。

没错,这人便是白凝天,就是玄琴生死宿命之敌,他认为那一战虽然自己输了,可是他也让玄琴付出不小的代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看病如何
广州建国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收费贵不贵
广州建国医院专家门诊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