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去到未来喜当爹第42章抹黑

2020-01-20 08:30: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42章 抹黑

“邵辉~快一点,用力,用力!邵辉用力啊!……啊……啊…快抱紧我啊……啊…我丢了啊……啊……呃……”

那只黑色八哥鸟喙大开着,一道银荡的叫声从它口中吐出,冯邵辉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吓,浑身打了个哆嗦,他气急败坏的抓玫瑰花束,恼羞成怒朝着八哥砸去。

八哥似乎通了灵,它早就知道冯邵辉会对它不利,它一见冯邵辉有所动作,立马拍打着双翼高飞而去,黑色到身影在人群上空飞舞着,嘴里还一边吐着污言秽语:

“啊~啊……我受不了,我也要去了…去了!……”

冯邵辉原本以为一切都在他安排之中,可没想到途中出现了八哥这个异数,被羞辱后的他在人群中情绪激动的原地跳脚,气的捡起石头就朝着天上丢去,很可惜在黑夜之中根本寻不到八哥的身影。

正当冯邵辉被愤怒冲昏头脑时,人群里已经响起了窃窃私语的议论声:“怎么回事,班长怎么会教这一只八哥说这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一微胖男生摸着下巴,猜测道:“估计不是班长教的,我认为是班长和女人那啥时,被这只鸟偷听到,不知怎么回事这只鸟今晚来到这儿卖弄,坏了班长的好事。”

众人七嘴八舌说出了很多猜测,最终还是觉得微胖男生说的有道理,纷纷点头同意他的观点,正当众人擦亮眼睛打算看冯邵辉如何收拾这场闹剧时,没想到头顶上的八哥又给人群抛了一个重磅炸弹。

“邵辉宝贝,现在到我用大**插你了,来,撅起屁股来……”

众人表情⊙﹏⊙,⊙﹏⊙,⊙﹏⊙!

班长他他他,他是个gay?!

原先从八哥嘴里听到冯邵辉与她人那啥的声音,众人还有办法接受,毕竟冯邵辉人长得阳光帅气,只要他想,有的是女人想与他啪啪啪,所以这事虽然是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的。

可八哥后面这一句话就不同了,冯邵辉竟然还被别人插过,这……这与他那啥的人竟然也是个男的?!

这时,全班同学看向冯邵辉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就连徐斯雅看向他时,眼神里也没满是震惊与不可置信。

最后,冯邵辉实在受不了别人的目光,他拿着话筒大喊了一句:“你们别听那只鸟瞎说,我不是gay!”

说完之后,他拿起话筒朝着天上丢去,很可惜他不是抗日神剧的主角,没有手榴弹炸飞机的本事,话筒被冯邵辉全力一抛,却不知抛到了哪去,而他本人,也趁着大家注意力都在寻找麦克风时,找了一个方向掩面而逃。

今晚丢人丢大发了!

……

闹剧就这般草草收场,全班除了三个当事人之外,大家都兴致高涨,众人心思不一,有为杨宁裳感到同情的,有为冯邵辉感到悲哀的,也有为徐斯雅感到尴尬的……

热闹的篝火晚会在冯邵辉离开之后,也失去了原有欢乐气氛,同学们作鸟兽散,与要好的朋友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眉飞色舞都谈论这件事。

虽然丢脸的不是徐斯雅,但她也被冯邵辉推到风口浪尖,使得她心情也不好,现在的她正与几个要好的同学们坐在金潭岩水库边上,一言一语闲聊着。

此刻大家的话题都围绕着负气离开的杨宁裳,与冯邵辉是不是个gay探讨自己的观点,争论不休着,一旁的徐斯雅很明显没有兴趣加入他们的话题,像一个木头人似的坐在他们旁边。

忽然,一个眼尖的同学发现不远处有一个身影沿着岸边走来,等他走近一些时,发现那人是班长冯邵辉,他赶紧出声制止身旁同学的讨论,免得背后说说人是非被当场发现。

冯邵辉走进人群,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角落的徐斯雅,对于身旁同学根本没有正眼瞧一眼,同学们也知道冯邵辉来此到原因,他们默契的起身离开,将这片位置让给了他们二人。

冯邵辉走到徐斯雅身边蹲下,双目平静看着水面,淡淡的道:“我的生活作风很好,并没有胡来,而且我也不是他们口中的基佬,我不知道那只死鸟为什么会突然发癫大叫这些话,但那些话都是抹黑我的,斯雅,你相信我么?”

冯邵辉等了许久,徐斯雅还是没开口回答,他张了张嘴,刚想开口说话,这时,徐斯雅口袋里响起了一阵铃声。

徐斯雅掏出看了好久,直到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她看了一眼身旁冯邵辉,这才接起,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爸爸。”

“斯雅啊,我不知怎么回事,总感觉心里难受,不会是你受了什么委屈了吧?”那头,传来徐凡略带宠溺的声音。

徐凡一直在暗影中注视着徐斯雅的情况当他看到冯邵辉单独寻来之时,就知道他要开始解释今晚发生的情况,徐凡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赶紧打了个给徐斯雅,让冯邵辉没有发言的权利。

“爸爸你怎么会这么说呢?”

徐斯雅一脸疑惑,暗道难不成有同学将自己的情况偷偷告诉了老爸?

这应该不可能吧,爸爸除了认识今天搭顺风车的两名女生之外,就根本不认识其他同学,莫非……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父女之间的心灵感应?

徐凡略带玩笑的说:“我就是感觉到难受,心里好像有个声音在告诉着我‘你的宝贝现在很不开心,需要你来安慰’,于是我就连忙给我的宝贝打了个,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不开心。”

“老爸你真是油嘴滑舌,妈妈当初看肯定是这样被你骗到手的。”徐凡的话如春风般,将笼罩在徐斯雅心里的阴霾吹散,徐斯雅捂嘴咯咯笑着说:“爸爸听到我现在笑得那么开心了么,我怎么会不开心呢?是你想多了。”

“怎么可能,我和你这个小宝贝之间可是有心灵感应的,我一开始明明感觉到你不开心,所以我就打了个逗逗不开心的你,就是想看到笑容重新挂在你的脸上。”

滨海市里的一家套房内,徐凡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脸得意的与徐斯雅通着,这时,林丹霞如鬼魅一般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双手抱胸对着徐凡横眉竖眼,冷声问道:

“你和你的哪个小宝贝打,说的话还那么恶心肉麻?!”

徐凡将屏幕正大光明的对着林丹霞亮出,他打开扩音器,对着话筒大声说道,“小宝贝你快说句话,我家大宝贝现在吃醋了,你不解释一下我怕我晚上得睡沙发了。”

那头的徐斯雅被父母这一番对话逗的一乐,笑嘻嘻的对那头说:“妈,是我这个小宝贝和爸爸聊天,你不会吃我的醋了吧?”

说到这,徐斯雅已经把冯邵辉当做外人,对他告罪一声后,离开了他的身边,自己跑到一个角落与徐凡继续煲粥。

冯邵辉落寞的身影望着徐斯雅渐渐离去,心里除了祈祷时间能洗刷清自己身上的冤屈外,还盼望着山庄里的员工早些抓到那只让他丢大人的八哥,将它大卸八块,好解他心头之恨。

徐斯雅走到一寂静的地方,一边玩着手指一边说:“爸,你不是说你和我之间有心灵感应么,那你现在能猜出我心里在想什么吗?”

“女孩心海底针,这我哪里猜的出来啊。”徐凡话音一转,笑着说:“不过我说我们之间有心灵感应你还别不信,不信的话,你伸手比几个数字或者手势来考我下。”

“好啊,请问我现在伸出几根手指?”徐斯雅伸出三根手指,对着笑着说道。

“三根。”那头没有丝毫犹豫的说。

徐斯雅起初只以为这是偶然,接连变换几个手势,那头的徐凡都能准确回答出来,这回徐斯雅终于惊讶了,“爸,你是不是偷偷躲在我旁边啊,不然怎么我比出什么手势,你都能准确的答出!?”

徐凡得意的道:“不是说了吗,我在你身上有心灵感应。”

“那现在呢,现在你知道我比的是个什么数字么?”徐斯雅脑袋灵光一闪,双手倒扣,比成一个心形。

“你比了一个心形,我爱你。”

“哇,老爸你好厉害呀,我也爱你和老妈~”徐斯雅并没听出徐凡话里的深意,一脸甜蜜的说道。

徐斯雅与她爸爸两人聊了好久,最后那头徐凡在林丹霞的催促下,不舍的挂了。

###

三天后的正午时分,徐凡一家子应邀,来到滨海市内某家海鲜酒楼宴客厅吃一场满月酒,席间,宾客们接连向一对满面春风的夫妇道喜,场面热热闹闹。

这对夫妇端着酒杯沿着酒桌挨个敬酒,“大家来来来,一起喝一杯。”

“大家一起恭喜阿雄喜得贵子啊,来,干了!”

酒桌边上,徐凡一家三口与众人站起身来,与前来敬酒的夫妻同饮了这杯,等夫妻敬完酒离开后,大伙儿才坐下身来。

徐凡拿起筷子刚想动筷,口袋里的就“铃铃铃”响个不停,他拿起一看,见到来电联系人后,眉头不开心的拧在一起。

“斯雅,你和你妈先吃着,我出去接个。”

中国水利水电第三工程局医院怎么样
安康市汉滨区第一医院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在哪
河南治疗盆腔炎费用
雅安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