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黑道亦是道4第三十八章兄弟们咱们回家

2020-01-20 07:18: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道亦是道4 第三十八章 兄弟们咱们回家

“你是干什么的?”当张晓仁晃晃悠悠的走到四哥的别墅前的时候,两个守卫堵住了张晓仁的去路。

“我要见你们四哥。”张晓仁抬头冲那两个守卫笑了笑说。

“要见四哥,你他妈的谁啊,四哥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这人说话操着一口东北沈阳腔,嘿,挺好,还遇见个东北老乡,张晓仁在心里笑了笑暗想。

“哥们,东北的吧,我也是东北的,我见你们四哥有事。”张晓仁看了看那个东北人说道。

“少他妈跟我靠近乎,东北的也不好使,四哥说了,谁也不见。”这货明显是想在老乡面前装装逼,东北人就这样,的确厉害生猛,但是到哪都不抱团,各混各的,所以有河南帮,四川帮,就没听哪个地方出现过东北帮的,最多的也就是十个八个东北人凑到一起跟别人混而已,所以东北人出去混,大多数都是别人的小弟。

当然也有混的好的,比如很多城市的夜场老板,都是东北人,但是也只拉一把自己身边的东北兄弟而已,但是大哥和大哥之间是很少会联合的,甚至还会相互打压。

“是吗,他说了谁也不见,那兄弟我还真的麻烦你一趟,你把这个拿给他,我想他会见我的。”张晓仁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把刀,扔给了那个东北人。

“我操,竟然敢拿刀给四哥,你他妈是不是找死呢。”这个东北人想装逼没错,张晓仁也的确给了他装逼的机会,但是装逼装过头了就是他的不对了。

“少他妈的废话,我他妈看你是东北人和小爷也算是老乡,不爱搭理你,你还真当你是什么东西呢,消逼挺的把这玩意送进去,要不然明天发生什么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张晓仁觉得眼前这货太他妈的烦人,给他脸还他妈往鼻子上抓。

“你他妈的说啥?”那东北汉子眼睛一瞪就要动手。

“快他妈的滚,小爷的事你耽误不起,你要真牛逼,也不用站在这看大门了。”张晓仁不屑的骂了一句。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南方人还是比较精明的,盯着东北人手里的那把刀看了好一会儿一把抢了过去,就往里面跑,这刀他可是见过的,四哥当时可就拿着这把刀跟他们这些守卫说事的。

“你他妈就天生就是给别人当炮子的货,多跟人家学学,出来混靠脑子,不是靠拳头。”张晓仁身上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把那个东北人给镇住了,张晓仁指着那个货的鼻子说。

“这位先生,我们老板请您进去。”那个南方人很快从里面跑了出来,恭敬的对张晓仁说道,在那个东北人诧异的目光中,张晓仁昂首挺胸的走了进去。

这不过就是小插曲而已,并没有让张晓仁有多么的在意。

“这位先森,不几道怎么称呼你啊。”张晓仁被迎进来,四哥满脸堆笑的把张晓仁请了进去。

“我?我叫张晓仁。”张晓仁看了四哥一眼,挖了挖鼻孔说。

“张晓仁,这位先森的名记好熟悉的啦,好像系在哪里听过啦,但系想不起来的啦,先森,请坐,我给你泡茶。”四哥说的是粤语,又听见粤语张晓仁直反胃,张晓仁就想,自己这段怎么就和粤语扯不开了呢,四哥是听过张晓仁的名字的,不过只有一次而已,也不怪他想不起来。

“这位先森大驾光临不几道有和贵干啦?”四哥给张晓仁倒了一杯茶说,两个人谁都没提刀的事,张晓仁心里清楚得很,这位跟自己玩先礼后兵呢,现在至少有十几把枪对着自己呢,只要自己有什么异动,一定会被打成筛子的。

“没什么贵干,和尚是我兄弟,我来带我的兄弟回家。”张晓仁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啊,我想起来了啦,你的名字我的确系有听到过的,就系和尚提起来的。”四哥恍然大悟,一拍脑门说道,张晓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并没有说话,他知道四哥一定还有话说的。

“张先森是吧,现在和尚系我帮会中的兄弟啦,你也系道上混的,要几道家有家法帮有帮规的道理吧,如果系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我这个大佬还怎么当啦,你说系不系啦?”四哥已经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了,也知道他的目的了,那就没有什么值得他怕的了,这里是自己的地盘,他一个外地人,还是一个小城市来的土包子,能把自己怎么样?

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看张晓仁年轻,一个年轻的毛孩子,还能有多大的本事和能量,要是真有多么厉害,也不会让自己的兄弟跑路了,只是四哥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正是这个土包子,接连两天在他的床头上插上了明晃晃的钢刀。

“四哥也是道上混的人,就当是卖给晓仁一个面子,和尚他们本来是我的兄弟,因为家里出事所以跑路到了这边,幸而得到了四哥的收留,让兄弟们有一个落脚的地方,这份恩情,晓仁和兄弟们都不会忘记的,以后但凡有用得着晓仁的地方,晓仁一定万死不辞。”张晓仁这番话说得可谓是滴水不漏,既客气又不失身份,这倒是让四哥对眼前这个白发小子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当然,他只不过是觉得这小子比较聪明比较识时务而已。

“这个不系面子不面子的问题啦,不如这个样子啦,晓仁我也很系欣赏你,不如你到我这里来做吧,我给你一个堂主的位置啦。”四哥的确比较看重张晓仁,可能这份看重不是来自张晓仁本身,而是在于张晓仁的影响力,张晓仁如果留在自己这,那代表和尚和那一票兄弟都能留下来,那些可都是他手里的猛将啊。

张晓仁觉得这话没什么,别说给他个什么狗屁堂主,就是四哥把他现在的位置让给他,他也不可能过来这边,可是四哥的那些兄弟可就傻了,堂主啊,那是多高的职位啊,这人是干嘛的,以前没见过啊,就凭几句话,就能当上堂主,那要是不干,那不是傻逼吗?

“四哥,我知道你一番好意,可是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家,你说是吧?”张晓仁看了四哥一眼说,听了张晓仁的话,四哥的脸色就变得不那么好看了,自己已经开出了堂主的位置,你竟然还不要,那可就是有点不识抬举了。

看来要来狠的了,张晓仁在心里暗暗的想到。

“晓仁兄弟的思想还系很老旧啊,现在这个年代,什么系家啊,在哪里能赚到钱,哪里就系家的啦,跟四哥混,四哥保证让晓仁兄弟吃香的喝辣的啦。”四哥做着最后的争取,张晓仁忍不住的暗暗点头,能做到大佬这个位子上的人,果然都不简单,就这份隐忍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张晓仁看的出来,其实四哥已经怒火中烧了,可是他脸上却能带着笑容,说出这么一番话,那是着实不易的,人最难控制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自己的情绪,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贪欲……

“呵呵,四哥此言差矣,人可以出去赚钱,可以出去打拼,但是家确实不能变的,那里才是自己永远不变的根。”张晓仁微微的笑了一下,摸了摸鼻子,张晓仁知道,自己这句话说出口之后,面对的就是双方翻脸了。

“既然晓仁兄弟坚持要这个样子,那就别怪四哥做的过分了,我之前也系说过的家有家法,和尚现在已经加入了我的帮会,自然要按照帮规来办,让他们跟你回去也不系不可以,只要他们三刀六洞,再打断一条腿,我就放他们跟你回去。”四哥终于露出了黑道大哥的本色,黑道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充满了血腥暴力,之前所有的谈话不过就是黑道上的另一面,叫做尔虞我诈,仅此而已。

“呵呵,我刚才也说过了,和尚他们是我的兄弟,既然是我兄弟,那我绝对不允许别人动他们一根毫毛,别说是你,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张晓仁摸了摸鼻子,收齐了笑容,盯着四哥冷冷的说道。

四哥被张晓仁的眼神盯得一愣,张晓仁那眼睛中包含着丝毫不掩饰的杀气,张晓仁和兄弟们经历过一次生死离别,所以他更怕自己的兄弟出事,更讨厌别人拿他的兄弟威胁他。

“哈哈哈……这里系我的地盘,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这样说话,现在只要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四哥说完,十来个人就从各个隐蔽的地方出现了,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枪,枪口对准张晓仁。

“凭什么,凭我送给你的礼物。”张晓仁怒了努嘴,指了指四哥身旁的茶几上放着的一把匕首,这把匕首正是和插在四哥床头上的匕首一样,四哥的脸刷的一下拉了下来,这就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在SZ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都是他威胁别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威胁他了。

不过四哥后背上那冒出的冷害,还是表明了,他心里的恐惧,能悄无声息的在自己床头上插上匕首,那就说明,对方也可以悄无声息的把匕首插在自己的脖子上。

“我现在就杀死你,我到系要看看,你都死了,谁还能把我怎么样?”四哥当然不会就这么动手杀了张晓仁,他只不过是试探一下,张晓仁而已。

“哼,小爷既然敢来,就不会怕你,来吧,开枪吧,小爷告诉你,这把匕首并不是我的,而是我的一个兄弟的,你杀了我,小爷我保证,明天他的匕首就会插在你的脑袋上。”张晓仁面对十几把枪,脸色都没变一下,在很久很久以前,张晓仁刚出道的时候,面对顶在他脑袋上的枪都没怕过,更何况是现在。

就这些小口径的手枪,想要练过硬气功的张晓仁的命,那是不可能的,要说这么近的距离,顶多是给张晓仁挠痒痒,那是有点吹牛逼了,可是要说要他的命,那还真办不到。

“而且就凭他们,凭他们手里拿的那些玩具,想要小爷的命?太他妈的扯淡了,你信吗,在他们开枪之前,小爷一定能要了你的命,然后安然无恙的从这里走出去。”说着张晓仁手腕一抖,一张扑克牌就飞了出去,扑克牌准确的射中了其中一个拿枪的人的手腕,这时候张晓仁才启动,他一只手收回了扑克牌,另一只手在枪落地之前把枪接住,一个转身间,他手里的枪已经变成了零件散落了一地。

而这一系列动作都已经完成了,其他人还没缓过神来,甚至没有人看到他用什么打伤的人,张晓仁一脸轻松的笑容,施施然的坐回到了沙发上。

四哥的脸色变了几变,摆了摆手,示意兄弟们退下去,点了一根烟,吸了两口:“晓仁,兄弟,我现在系真的很欣赏你,只要你跟我干,我让你当副帮主。”四哥突然抬起头对张晓仁说道。

“四哥,这不是地位的问题,我来只想带我的兄弟回家,我并不想触怒四哥,我之前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只要四哥给我这个面子,那我就是四哥的朋友,记着四哥的情分,四哥有事用得着兄弟的,兄弟肯定二话不说,我也不怕告诉你,如果依照我的意思,那把刀就直接插在你的脖子上,只要你死了,我就不信谁还能留得住我和我的兄弟,是和尚不让我这么做的,和尚念着四哥在他落难的时候拉了他一把,不想忘恩负义。”张晓仁也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说道。

“好,既然晓仁兄弟这么说,那四哥也无话可说,这个面子四哥给了,晓仁今天就留在我这,咱们好好的喝两杯。”四哥话虽然说的冠冕堂皇,心里却完全不是这么想的,他是被插在床头上的那把刀和张晓仁那骇人的手段给吓到了,他的帮会里不是没有高手,但是能做到张晓仁这样的,绝无仅有,这点眼力四哥还是有的。

“喝酒就免了吧,这眼看马上也要过年了,我也是归家心切,等有机会,四哥到C市,到时候晓仁做东,好好安排四哥。”张晓仁眯着眼睛,脸上露出了一丝真诚而阳光的笑容。

“那好,我就不留晓仁兄弟了,咱们以后有机会见面的话好好聚一聚。”四哥当然也知道张晓仁是不可能留在自己这里喝酒的,他这么说只不过是客气一下而已。

“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张晓仁笑着说道。

张晓仁就坐在四哥面前给和尚打了一个。

“和尚,你马上带着咱们的兄弟们到四哥这里来,我现在就在四个这,没事,四哥知情达理,已经同意让我把你们带回去了。”张晓仁这么做一个是想告诉四哥,我就是想把兄弟带回去而已,另一个也怕自己出去之后四哥反悔,自己前脚刚出去,后脚四哥就把和尚他们控制起来,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呢,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

“四哥,对不起,这次是兄弟负了你,但是我必须跟仁哥回去,从我跟仁哥那天起,我就发过誓,这一辈子都是仁哥的兄弟,这命也是仁哥的。”和尚单膝跪在四哥的面前,恭敬的给四哥奉茶。

“和尚,你起来吧,其实我不让你回去,也是爱惜人才,你知道你这一走,我的实力下降了一大截啊,晓仁,我真羡慕你,能有这么好的兄弟啊。”四哥感叹的说着,他说的是心里话,绝对的心里话,他真的羡慕张晓仁,不仅仅是羡慕,还有嫉妒和恨,为什么这样的兄弟就不能给自己卖命呢。

“四哥这么说就见外了,以后凡是有用的着的地方,说话就是,晓仁还是那句话,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四哥的情分,晓仁记住了。”张晓仁并没说什么上刀山下油锅赴汤蹈火的话,那些都没用,都是废话,真正的感恩是用行动证明的,张晓仁本就是江湖好男儿,有仇必报,有恩必还。

四哥看着张晓仁点了点头,他和张晓仁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心里已经给予了张晓仁非常高的评价。

告别四哥,张晓仁走出别墅,看到外面站着的兄弟们,大炮,小孩还有跟小孩出来的黑子……

看着这些兄弟,张晓仁忍不住热泪盈眶,这些都是自己的兄弟,把命交给自己的兄弟,他们在外面无论混的多好,只要自己一句话,他们就能为了自己放弃所有,回到自己身边,这才是兄弟。

张晓仁偷偷的擦了一把快要流出来的眼泪,鼓足了气,大声的喊着:“我,张晓仁回来了,我来带兄弟们回家。”

“回家,回家……”兄弟们忍不住那已经沸腾的热血,嗷嗷的喊着。

“四哥,咱们要不要……”

“滚!”四哥郁闷的骂了一句,看着张晓仁的背影,四哥心中出现了一个毫无来由的诡异的想法,这个年轻人将来,必是人中龙凤。

这些兄弟,在自己手下是打手,可是在这个年轻人手下,他们仿佛变成了一头头饿狼,时刻准备扑向敌人,把敌人撕得粉碎,吃了敌人的肉,喝了敌人的血,还要嚼了敌人的骨头。

兰州市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市福田人民医院
沧州那几个医院治牛皮癣好
苏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江西著名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