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无神岁月第二百九十四章你有资格吗

2020-01-20 09:06: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神岁月 第二百九十四章 :你有资格吗?

_!~;|i^

叶亦寒在此刻战意滔天手中龙刀几乎要撕裂万里长空直接和怨念体刺出的血光撞在一起随着两者相撞在短短一刹那天地似乎被彻底倾覆一般滚滚血雾好似怒海波涛在长空中激荡呼啸叶亦寒甚至都感觉到了自己身边的空间力量在急剧混乱好似数大手死死的扣住了空间要将整个空间撕得四分五裂

“呃啊”叶亦寒双手紧握龙刀以破天之际撞上了漫天血光一股好似崇山峻岭般的力量从苍穹之上猛压下來宛若要将叶亦寒彻底拍碎当空笼罩

和怨念体刺出的巨大血光相比叶亦寒就好似一只蚂蚁般渺小但是却势如山岳说不尽的强势霸气好似一颗充满力量的导刀芒纵天直接将怨念体的血光洞穿紧接着叶亦寒身形急转脚踏虚空步步如山重直接踩向了怨念体胸膛

看着叶亦寒致命的一脚踏向了自己胸膛怨念体沉喝一声伸手化魔一只嶙峋魔头当空凝成卷起浩荡魔风想要将叶亦寒笼罩其中但是叶亦寒龙刀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在神魔二道力量的加持下龙刀宛若变成了死神手中的镰刀不断的将血气炼化

“死”叶亦寒冷笑龙刀长啸洞穿苍穹直接从魔头眉心洞穿而过紧接着去势不减再次洞穿了怨念体的胸膛狠狠的插在了怨念体身后的乱石之中将乱石都崩的纷纷扬扬灰尘四漫

“你终究不属于这个世界”看着怨念体胸口大洞透发出阵阵血色强光叶亦寒缓缓落在地面双眼冷光森然唇动而语

怨念体一双魔眼眼神呆滞愣愣的看着胸口的大洞似乎还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在它身后龙刀灿灿生辉原本犀利的刀芒这一刻已经收敛仅留一缕缕魔焰在上跳动继而龙刀化为一道血色龙影速的隐沒在了叶亦寒体内

“怎么……可能……怎么又会落败……”怨念体在消亡一刻突然口吐人语语气中很是不甘也很是落寞好似万念俱灭不知为何看着此时的怨念体叶亦寒心中突然有种酸酸的感觉这是來自灵魂的感觉來自灵魂的深感触

有那么一瞬间叶亦寒竟然看到了在怨念体的眼角有一滴晶莹掠过消散在了空中

透过怨念体空洞的眼神叶亦寒再次看到了那副画面那副被鲜血覆盖的惨烈画面万人搏杀万人消亡尸骨遍地灰褐色的土地被鲜血染红一道道由血液汇聚的血河在尸山之中蜿蜒流淌似乎在追忆着什么

天空破碎残尸依在为了生存而灭亡因为灭亡而消散红尘种种顷刻间灰飞烟灭就好比眼前这个正在变得虚幻的怨念体

“我们……解放了吗……”怨念体说完这后的一句话冲叶亦寒缓缓一笑终消失的影踪

“呃……”在接触到怨念体后一道眼神时叶亦寒心中突然好似遭到天锤重击一丝痛意在心中莫名弥漫开來那道目光沒有了之前的暴戾沒有了之前的情而是那种欣慰的期待已久的情绪

“我们……解放了……”这句话依然在叶亦寒耳边回荡不知道为何看着怨念体消失叶亦寒心中突然有种空荡荡的感觉好像曾经的战友永远的离开了自己

不自觉的伸出手去但是他已经抓不住任何东西了逝者永逝沒有人能够挽回

这怨念体本就为万年前的诸多强者陨落后所化万年前自己的自由之战将九宇百万帝皇推上了刀尖浪口万年后自己又亲手将这些帝皇的怨念驱除自己究竟要背负多少自己到底是在拯救九宇还是在灭亡九宇

深深地罪恶感在叶亦寒心中汇聚令叶亦寒有种仰天长啸的冲动或许在万年前这些帝皇都是伴随自己血战绝望之路的强者而今朝自己却亲手将这些战友埋葬不管这种感触來自自己还是來自自己的前世皇都是那么的痛那么的恨

失落的放下手臂叶亦寒不自觉的后退两步忽然之间他发现自己失去的太多太多了曾经在东大陆小岛上那个自由自在忧虑的自己似乎在现在已经消失的影踪了小奇、暗灵舞、龙飞月、龙叔、师父……似乎都逐渐的消失了或者是都逐渐的和自己拉开了距离那种心灵上的距离难道这就是天选皇的命运

言的抚摸着身上的暗金龙甲叶亦寒心中突然出现了丝丝迷茫

“小子你的心在动你彷徨了是不是”而就在这一刻一句冰冷的话语却突然从叶亦寒身后传來令叶亦寒为之惊讶

蓦然转过身去叶亦寒却看到了在一片魔雾之中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在沉浮很明显那并不是真身仅仅为灵体

“你是谁”叶亦寒放下了心中疑惑皱眉看着这道未知灵体

那未知灵体隐藏在浓黑魔气之中令人看不真切语气低沉道:“这不是你们叶氏一脉的风格叶封邪叶飘零他们都是大者他们的后代不应该有这种低迷的想法”

叶亦寒眼神轻颤他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个灵体和自己的祖上关系绝对不一般片刻之后叶亦寒才说道:“我……我只是迷茫我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未知灵体沉默了时空放佛凝结唯独淡淡的腥风在飘荡带着丝丝凉意少许那未知灵体才开口道:“万年前的自由之战本身错沒有浩劫之日万族永远也察觉不到那潜在的致命危机万年前的你只不过是将暗中的威胁搬到了世人眼里错可循帝皇陨落但仍有帝皇生你不必自责”

“当年你父亲为天下公敌之时处境比你困难万倍不止被封六千年依然不改那傲世雄风你认为你有资格迷茫吗”未知灵体语气虽然低沉但是却带着一丝威严让叶亦寒有种法反驳的感觉

“渊他现在毕竟只是个孩子别说了”动听的声音传來在那灵体身边再次显化出一道晶莹灵体身影曼妙带着丝丝灵动之意和那未知灵体比起來简直是天壤之别

“姑姑……”看着这突然出现的身影叶亦寒轻声叫着沒错这道身影正是石皇不过此刻也仅仅是道灵体而已

“嗯亦寒强大自己并非上策要获得生须强大万族统一万族亦寒他们的死不是你的错他们的消亡只是大势所趋但是你要知道那些帝皇的血不能白流曾经的苦难不能遗忘弑神宗曾力灭天庭解放修炼界自由与众神并肩而战众神已拼尽了自己的力量下來就要靠你们了”石皇缓缓而笑眼神中尽是溺爱但也有沉重之色

“我……我要如何做”听出石皇话有所指叶亦寒皱了皱眉

石皇和灵体对视一眼终灵体开口道:“负尽千重罪练就不死心统一九宇不从者杀叛逆者杀异心者杀吞噬千万力量成为救世神兵凝聚九宇精华聚集百万强者重踏绝望路”

听着灵体的话语叶亦寒猛然感到一股犀利杀意突然扑面而來那种实质化的杀机让叶亦寒心中惊骇未定沒错这股杀机正是來自于面前的灵体灵体的话好似一只形大手将叶亦寒的心脏死死抓在手中几乎让叶亦寒窒息

如此铁血手段让叶亦寒心惊灵体的意思再明显不过那就是让叶亦寒凝出一股势力统一九宇各大门派世家不从者杀赦终统一九宇齐杀绝望路

但是这种手段疑是极端至极这和霸权有什么区别难道自己真要变成一个恶魔吗叶亦寒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似乎感受到了叶亦寒心中的彷徨那灵体转过身來道:“亦寒你看”

顺着灵体的目光叶亦寒看向了灵体身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边际的红

鲜艳的血惨白的骨凄冷的寒炽烈的恨

在叶亦寒眼前一片茫茫边的血红大海平荡波不过那血海之中万尸沉浮在那万尸之中一尊佛陀盘坐在血海之中双手合十面色平静双目紧闭宛若禅定但是感知佛体叶亦寒却知道这尊佛陀已经彻底消亡了或许留下的仅仅是这个沒有丝毫感觉的躯壳

“看到了吗这就是曾经的强者曾经的佛号称不死不灭万古万世高高在上的佛但是现在呢仅为黄土罢了他们在这里已有万年了他们期待重开战已经期待了万年了他们万年前跟随着天选皇而战万年后他们仍在期待天选皇再次唤醒他们他们的战意要用敌人的鲜血去洗刷”灵体吐字如山句句入心

说着灵体蓦然扭头看向了叶亦寒语气犀利道:“你认为你有资格推卸这个么你认为你有资格抛弃这为了生存而堕入杀局的佛陀吗”

晴天霹雳叶亦寒脑中一片空白……

武汉做近视激光手术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电话
安庆治疗早泄方法
海南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郴州重点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