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凤命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同寝(一)

2019-10-19 05:46: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凤命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同寝(一)

“嫣儿,潇儿姑娘刚来塔塔,你陪她到处去转转吧。樂文|”赫连城走到了楚向晚的身旁,楚向晚神色还是愣愣的,还在想刚刚刀疤脸的话。

“是啊是啊,我昨晚就忙着抓马贼了,姐姐今天可要陪我好好地到处玩玩。”潇儿拽着楚向晚的手,打乱了楚向晚的思绪。

“好好好,潇儿有什么吩咐我都奉陪。”楚向晚笑着,不过她还想,有时间自己要再去问一问那个马贼,到底是什么人来找过她。

看着楚向晚离开的背影,赫连城眉头深锁,黑市的事情一旦解决,他会立刻结果这帮马贼,不能让楚向晚再和皇甫敬垚有任何的牵连。

楚向晚心不在焉地和潇儿在集市上逛着,潇儿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摸摸那个,没过一会儿就发现身边的楚向晚不见了。1回头,楚向晚落下老远,慢吞吞地走着。

“哎呀,嫣儿姐姐,你怎样失魂落魄的?”潇儿往回走,拉住了楚向晚的手臂。

“没事,我只是在想刚刚那个马贼的话,还有赫连城的态度。”

“姐姐,你这话甚么意思,大汗的态度怎样了?”潇儿不明白楚向晚的话。

“赫连城他——似乎不愿意让我多问那个马贼之前的事情。”

“怎么会呢?不过是因为大汗急着让人去找黑市的据点,正事要紧,你说呢?”

“许是我多心了。”楚向晚点点头。

“你都说了要陪我好好转转。怎么还胡思乱想?”潇儿伪装不高兴。

“是是是,”楚向晚陪笑道。“是我不好,走吧,我再带你去别的地方看一看,说来我也有许多地方没去过呢。”

两人相携而去,一路说说笑笑的,倒是让楚向晚的心情轻松不少。暂时忘却了马贼的事情。

回到帐子的时候已天黑了。楚向晚掀了帘子,却发现赫连城已经在帐子里面等着她了,“参见大汗,”伊尔跪下说道。

“你怎样来了?”楚向晚问道。

赫连城没有回答,倒是先对潇儿板起了脸:“潇儿姑娘,本汗以为你拐走了我的侧妃呢,竟然玩到此刻方归。”

潇儿机灵,一听赫连城的语气就知道他实际上并没有生气,只是因为担心楚向晚才故意要教训她的。因而她嬉皮笑脸地说:“是,是我不好,求大汗恕罪。”

“不怪潇儿,是我忘了时辰。”楚向晚解释着。

赫连城依然板着脸对潇儿说:“下不为例。否则就再也不许你和嫣儿出去了。”他又转头对楚向晚说道:“以后出去多带些人,不然我会担心。”

“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见天色晚了,楚向晚提示道。

赫连城看了一会儿楚向晚说道:“你去我的帐子歇息。”

“甚么?”楚向晚一怔,赫连城这是闹的哪一出?

“嫣儿姐姐要陪我一起呢,大汗忘了这是给我的奖赏吗?”潇儿问道。

“昨晚嫣儿和你同住就没有睡好。本日又陪你逛了一天,她需要好好休息。再说了,白天已经给了你,晚上你还要霸着

,为了奖赏你把嫣儿累着,本汗这不是做赔本买卖吗?”

“哈哈哈,大汗说话真有意思,明明是想借机一亲芳泽,却还要赖在我的身上。”潇儿突然戳破了这层窗户纸,弄得楚向又尴尬起来。

“潇儿!”楚向晚喊道。

“姐姐,昨晚我也没有睡好,你不如就去大汗的帐子吧。”潇儿冲着赫连城眨眨眼,意思是你又欠我一回了。

“走吧,不要打扰潇儿姑娘休息了。”赫连城负手而出,楚向晚没有办法,不情愿地挪着步子,潇儿和伊尔都捂着嘴偷偷地笑着。

进了赫连城的帐子,楚向晚就站在帐帘边,赫连城等半天她也踟蹰不前,因而赫连城问道:“怎么不来坐?”

楚向晚慢慢走到桌边坐下,离赫连城越近她越是紧张,手心握得紧了,出了一层腻腻的汗。

赫连城叹息了1声,他沉默片刻说道:“嫣儿,还是不能接受我吗?你总是这样活在失忆的阴影当中,我很心疼。”

“赫连城,我......”楚向晚无言以对。

“嫣儿,你知道我的心,我不会强迫你做甚么,但是我也不希望我们的关系停在一个死结上。你应当能够看得出来,潇儿也希望我们能够真正地在一起。”

“赫连城,也许我是时候该放下了。”久长的沉默,在赫连城以为楚向晚要再次谢绝的时候,楚向晚却点头了。

“真的,嫣儿,你真的答应了!”这微微的一下点头,却叫赫连城欣喜不能自抑,他不敢相信,抓住楚向晚的手激动地问着。

“是,也许是天意如此,我不应该再违逆。”楚向晚回握住赫连城的手。

“我太高兴了,我真要谢谢潇儿姑娘了,如果没有她,或许我们不会有这样亲近的机会。”赫连城搂住了楚向晚,楚向晚的头顺势靠在了赫连城的怀里。

赫连城突然打横抱起楚向晚,将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上,楚向晚又紧张起来,她的手牢牢地握着,全身也僵硬了,赫连城抚着她的头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知道吗?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我就被你的头发吸引了,鬓发如云、黝黑秀丽,当时我的心便已被你牵绊住了,只是我自己并没有察觉,直到回到匈奴,我才知道此生我不会再见到比你更让我动心的女人了。”

“赫连城,可惜这些我都不记得了。”楚向晚惋惜道,她想,自己对赫连城是否也是一见倾心,再不能忘。

“无妨,将来我们有的是时间去营造更美好的记忆。”

衣服的扣子被赫连城渐渐地解开了,露出纤细的锁骨和白皙的肌肤,夜晚天凉,楚向晚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赫连城又轻声说:“不要怕。”于是他低头一吻,印在了楚向晚的肩上,楚向晚的拳头握的更紧了,从没有这么紧张过,就好像心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停止跳动,中衣也褪到了胸口,心口上的刀疤却让赫连城停下了动作,这是他当年要杀皇甫敬垚,楚向晚为了救皇甫敬垚挡刀留下的,这样狰狞可怖的伤疤,是他一手造成的,这是他的恨,也是他的痛,看着这刀疤,手轻轻地抚上,半天没有说话。未完待续。。

...

保定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江门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治疗阳痿费用
保定治疗阳痿方法
江门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