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猫仆 第二百零二章 终于生了

2019-10-12 18:11: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猫仆 第二百零二章 终于生了

耶律隆绪亲征高丽凯旋,萧耨斤的禁足时间结束了。

“来,让朕好好地抱抱你吧。”

“哎呀,皇上,你再这样,臣妾也难受了。”

这一夜,皇上尽管焦渴难耐,但还是忍耐了。

尽管每一个动作都很轻,很温柔,蜻蜓点水一般,但还是出事儿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

“啊呀―”

萧耨斤一声痛苦的呻吟,从睡梦中猛地醒来了。

血呀,殷红的血呀,伴随着一阵接一阵的剧痛,从下体流淌了出来。

“哎呀,请皇上回避吧,娘娘这是要生了呀。”

刚刚被秘密送进翠微宫的接生女医就有了用武之地,她煞有介事地招呼着,忙得不亦乐乎。

乱成了一团。

蜿蜒的血,晕染着被褥,猩红,刺鼻。

萧耨斤感觉眼前全是白花花的影子,晃动着,晃得头晕目眩,动得头疼欲裂,嗡嗡作响。

全身无力,下体刀割般的疼痛,几乎不能呼吸。

“娘娘,使劲儿吧,使劲儿吧。”

接生女医已是满头大汗,干着急使不上劲儿,恨不能躺到锦榻上去替生了。

胀开的骨节,在一寸寸地裂,仿佛在咯咯作响。

“啊――呀――”

萧耨斤挣扎着,嘴唇咬出了血,面颊因用力过猛而胀得如同在渗血,双手凭空乱抓着,狠狠地抓,抓紧了被角就不再松开了。

“呱――哇――”

终于,耳畔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极细,极弱,但极真切,似乎还夹杂着恭贺的嘈杂之声。

萧耨斤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缓缓地睁开眼,一个白衣女子背站在榻前,抱起襁褓里的那团粉嘟嘟的小肉儿就要往门外跑。

“啊呀,还我的孩子,还我的孩子呀!救你了,别把我的孩子抱走呀!”

萧耨斤大叫着,想爬起来去抢回孩子,但整个身子却如坠云里雾里,软绵绵的,就是不听她的指挥。

“还你的孩子,我凭什么还你的孩子!”

突然,那白衣女子猛地转过身来,歇斯底里地喊着。

“啊!”

一声惊叫,浑身战栗――

那个白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锦儿。

“哈哈哈,萧耨斤呀萧耨斤,如今你也是娘了,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孩子的痛苦呀,哈哈哈。”

阴笑,阴风,阴冷。

更加恐怖的是,随着这样的一阵阴冷的笑,锦儿那张原本皎好的面容在瞬间就变得了一个雪白的骷髅,狰狞无比,披头散发,从黑洞洞的眼窝和白花花的嘴窝里流淌出了一股股的脓血,白的更白,黑的更黑,红的更红。

每一根细细的汗毛上都挂着腥臭之味,令人作呕,却又呕吐不出,抑或是不敢呕吐,不知呕吐了吧,麻了,呆了,傻了!

“锦儿,我求你了,你把孩子还给我吧,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就饶恕我吧!”

萧耨斤用尽全身的力气,总算是爬了起来,挪下了锦榻,跪倒在地,拽住锦儿那宽大的衣袖,抢那襁褓,任凭黏乎乎的带血蛆虫落满她的手,啃食着她的心。

“怎么,你可以拿走我的孩子,难道我就拿不得你的孩子?”

锦儿又在笑,脓血更加的汹涌。

萧耨斤的心里充满了慌乱,爬在锦儿的裙边,眼泪如泉,心如刀割。

“都是我的错,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行吗?”

哀求着,磕头如小鸡啄米。

锦儿不为所动,转身离去。

萧耨斤只能趴在地上恸哭,撕心裂肺地哭,透彻心扉地哭,彻底绝望地哭。

此时此刻

,此情此景,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呀,哪怕是最噩梦的一场噩梦也是极好的!

“娘娘,娘娘,你快醒醒吧。”

果然,是一场噩梦,是粉儿在耳边轻轻地呼喊。

但很快,萧耨斤又将微睁的双眸紧紧地闭上了,再也不想睁开,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一幕还是发生了,就活生生地发生在了眼前――

一身彩衣的皇后正妩媚地站着,含羞带笑,轻轻地晃悠着怀中的孩子,逗弄着。

“孩子,这是我的孩子!”

这一刻,萧耨斤再也顾不上什么礼数了,发了疯似的一把拽住皇后,急急地问。

“是的,这是你的孩子,这当然是你的孩子呀!本宫可没有跟你抢呀!”

皇后笑着说,一丝隐隐的不悦隐藏在笑容的背后,很难发觉。

“娘娘别急,再让皇后娘娘抱一会儿小皇子吧。”

粉儿觉察到了皇后的不悦,连忙满脸是笑地跑上前来,缓解一下空气。

“还给你吧,本宫也是乏了。”

皇后笑里含酸地说着,把小小的襁褓轻轻地放到榻上,拂袖而去。

萧耨斤悬着的那颗心顿时放了下来,将孩子紧紧抱在怀中。

柔嫩的小脸,皱皱的皮肤透着粉红,双眼紧闭,小嘴嘟起。

萧耨斤用手指抚摸他的小脸,脸上浮现笑意。

“这是我的儿子,他的身体里延续着我的血脉。”

看了又看,舍不得放下,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

四川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昆明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四川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昆明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