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破纹夜 第一百九十五章──教学方式

2019-10-12 21:01: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纹夜 第一百九十五章──教学方式

第一百九十五章──教学方式

「胡师早,卓师早。」君山泉认真的道。

「胡师早,卓师早。」声音零落而散乱,但那名被称为卓大师的中年男子没有在意:「好麻烦,为何要教这样的一群菜鸟。有时候我还不如多读几本书。」

胡念面上表情不变:「卓师,规矩是规矩。」

「唉……」卓师长叹一口气:「小胡,你走吧。」

胡念微微鞠躬,金千机见状,面上露出一抹笑容,但却没有说话。在他身旁的徐焰下意识的低声问道:「你这家伙笑得猥亵的,在笑甚么?」

金千机有点无奈,看来自己在这小子眼中便是一个猥亵的家伙:「从胡师的每一个细节看来,都是一名严谨的人。你看,她就连头上一根发丝都没有掉下来,整齐的扎在脑后。因此,她的每一个举动就变得很容易去推测。」

「去于眼前这名看起来比我更猥亵的中年人,她却是恭敬的鞠躬,若是仔细的留意,那可是恰好七十五度的鞠躬,是对于她尊敬的表示。眼前此人,定然不简单。」

徐焰闻言,反了个白眼:「你这不是废话吗?若是简单的人,哪有资格来当纹道教师?」

金千机只是含笑不语

…………

当胡念走出课室后,那个男子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右手抓了抓背便趴在桌案上。

一柱香、两柱香……

时间不断的过去,学生们只是面面相觑,却不敢说话。

他们还在等着那名老师的授课……

咕……

长长的声音响起,起伏有序。

徐焰目瞪口呆的看向外面,竟然还打起呼来!

这家伙是真的睡着了啊!

这时,终于有人忍不住站了起来:「喂!你还是不是老师啊!竟然睡着,还打起呼来!亏我们万里迢迢从北方而来,没想到所谓云府外门,只是沽名钓誉之辈!」

被这样一喝,那一直睡着了的卓师身体一个激灵便徐徐醒来,他揉了揉眼看向那名少年:「你说甚么?」

那少年冷哼一声,坦然无惧。

他并非世家之人,他是四季天的弟子──呼延寒。事实上,他的修行天赋同样极佳,若非这代出了个杨天幸,他便是年轻一辈最强的存在。但他对于杨天幸却是没有任何妒忌之心,相反他极崇拜杨天幸。所以听到他能够代替杨天幸参加云府外门,他是抱有期待的。

从这里变强,在将来更好的辅助杨天幸少主!

而且,据说杨少主在云府收徒时也会前来,自己需要辅助同样会率先前来打点的冬峰之主杨冬大人,替少主打点好一切。

没想到,云府外门竟然只是一个无聊透顶的地方!

「我说你为人师表,不管你是被逼迫而来还是甚么,你便应该尽你自己的!」呼延寒思想简单,却是掷地有声。哪怕南北双方互相看不顺眼,也是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语。

「甚么?」卓师彷佛被打起精神来,面上露出饶有趣味之色:「你所指的,是导师向学生教导的?」

「自然。」呼延寒冷笑一声,如同看白痴一样看着这个不修边幅的中年人。

卓师闻言,却是笑了起来:「这是不对的。」

呼延寒一愣:「哪里不对?」

卓师微笑,那笑容与他外表的懒散不符,一双眼眸泛着智慧的光芒:「你们已不再是孩子了。或者说,从你们加入云府外门开始,你们就注定不能与一般学院的人一样。」

「老师循循善诱的教导、跟着课本的学习。这些都不适用于你们。」

「我不管过去的云府外门是怎样,但现在由我来担任你们的纹道导师,那便要跟着我的规矩去走。」

卓师站了起来,右手随手一挥。搁在黑板旁的粉笔无风自动,在黑板上写了个「纹」字。

「纹道博大精深,哪怕现在公认的纹道学说,又有谁能够肯定是正确的呢?因为千年前,三派大战,纹道断层。很多纹道的学说,都是这千年来研究出来。而天下到底有多少不同的纹图?无人得知。」

这次接话的人,不再是呼延寒。

一道倩影站起来,徐焰认出,此女子便是昨天自己进来时,率先说话的那人。

她肤色呈小麦色,有着健康的感觉,一条短马尾随着她的站起而晃动,却是有种利落的感觉:「世家、势力,千年相传,强者无数。自然比盲目修练更显得有效率。」

卓师摇了摇头:「大错特错。那么你答我,既然这千年修行的方向没错,怎么没出一个六宫境或万纹境的强者?」

少女闻言一滞:「那是与天同寿的境界,又岂是我等能推测?」

「错错错错错。」卓师摇头像个摇鼓:「失去竞争之心,你们便失去了修练那种与天斗的心态,将来的成就有限。」

那名少女面色通红,但却不敢反言相讥。

又是一道声音响起:「老师,不如你说直接说,我们该怎么做吧。」

此人一开口,周遭都静了下来。

因为此人,正是蓝咤,当今蓝朝太子。

「喔?你小子有点面熟,是蓝镇那家伙的孩子?」卓师兴致勃勃的看着他:「怎么蓝镇如此普通,却生出那么俊的孩子啊。」

蓝咤无语,看来此人跟父皇还很相熟:「老师!」

卓师举起双手:「好吧好吧,既然你们都笨到这个程度,我就直接说我的方法吧。」

「问!」卓师举起食指:「你们有任何纹道的问题,直接问我,我会解答。其他人可以从中聆听及学习,但我不会主动教导甚么。这便是我的方式。」

「要我手把手的教你们纹道?那不如杀了我好了。」卓师一副无赖的样子,打了个呵欠,便欲趴在桌案上再次大睡。

「老师!」

徐焰看向身旁,发现金千机已经站了起来:「纹线构筑成纹图,吸收天地之力,化成力量。这我能够理解,但是,有没有可能让纹线直接进行实质攻击?」

这话刚落,便引起一阵哗然。特别在课室内,并不缺纹师出众的年轻少年。他们看向那个南方最有名的孤儿,面上露出不屑之色,不愧是走后门而来的乡巴佬,大概连纹线是怎么形CD不知道吧?

纹线本来非实质之物,又岂能单以纹线进行实质攻击?

这是离经叛道之说!

宁德治疗男科费用
宜宾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桂林白癜病医院
宁德治疗男科医院
宜宾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