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补习(微小说)

2019-10-12 21:25: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老天爷太随便,说刮风就刮风,说下雨就下雨。

七月的太阳,斜挂在天上,田地里,稀稀落落几个锄草的人,却丝毫没有回家的意思。有人抬头看看天,骂了句——“作怪。”便又低头忙手中的活计。

风,是热风;雨滴,又“吧嗒”一声脆响,打在生子茫然的脸上,带着一丝丝撩人的凉意;蝉儿,在杨树枝头紧一阵、慢一阵地嘶叫,不知人烦。

“爹,咱回家吧?”生子抹了把脸上的汗珠子,咸咸的,怯生生地问。

老蹩埋着头,装听不见,忍住不语,“啪”地扔了锄头,找了垄沟里的一块空地,脱掉一只鞋,囫囵往腚下一垫,坐下抽出一根纸烟——大团结,小平头。“哧啦”点了火,猛吸一口咽了下去,烟雾悠悠地从一个鼻孔冒出来,又从另一个鼻孔冒出来,眯着眼,俨然做了神仙。

满眼豆苗油汪汪的,偏又生这么多杂草干嘛?生子胡思乱想着,瞄准一棵“狗尾巴”赌气锄下去——草还好好的,干掉两棵豆苗。两棵豆苗裸露半截黄根,躺在腐朽的麦茬上“呻吟”。生子心里发狠:干活干活,不就是干活嘛?不信学不会,总比上学要好……

生子是个一直听话的该子,学习也刻苦。谁知一考试,晕了塘子,却连个中专也没考上。娘说:“娃,咱坐班,再读一年试试。”生子反常,犟道:“不,打死都不再上了,够了。”

娘去找老蹩,让老蹩管,说:“小祖宗不愿意上了,你看看咋办?”老蹩生就有个蹩劲,气得腮帮子一鼓一鼓,愣是不吭声。

吃过午饭,老蹩就喊着生子下地了,那会儿太阳光正毒,火辣辣的,扑到脸上,针扎一样的疼。

风,更大了,裹着怪异的凉意;雨,更紧了,一颗比一颗砸的结实。

“爹,咱回家吧?”生子带着哭腔。

老蹩终于缓缓地睁开眼,天暗了下来,四野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们爷俩,头上滚滚乌云翻腾着,早已吞没了昏黄的太阳,连蝉也止了声。

老蹩不紧不慢地穿上鞋,索性把潮弄人的背心脱了,搭在黝黑的肩膀上,扛起锄,头也不抬,从牙缝里崩出两个字:“回家。”

生子不敢出声,松了口气,已经紧跟在爹屁股后面了。

“咔嚓”一声炸雷,在头上滚过,钩子闪一明一暗,像蜈蚣的爪子,稍纵即逝。生子禁不住一哆嗦,娘哩!于是缩了脖颈,晃着身子,加紧了脚步,撵爹。

弯弯曲曲的土路上,更加泥泞起来,一走一滑,鞋底上结了厚厚的壳,抬起来,一次比一次愈发沉重。

“娘的!”老蹩狠狠地骂了一句,雨打得他睁不开眼。他下意识地用手了打个眼罩,雨帘朦胧之中,果然前面就是拴住家的瓜棚喽!

老蹩忙不迭伸手一把抓住生子的手,跌跌撞撞钻进了风雨飘摇中的瓜棚里。“哗哗啦啦”的雨柱打得四下里山响,瓜棚里七漏八淌,“咔咔嚓,”又是一个炸雷,惊心动魄……

爹的大手攥得生子生疼,分明是厚厚的老茧扎着他手上磨出的血泡,爹的目光逐渐柔和起来,可每一次依然刺得他心慌、脸红。

第二天,一大早,生子背着书包,主动去镇上补习去了,临走时候啜泣着说:“爹,挣钱不容易,俺今后好好上学,您种地,太苦哩!”

共 114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老蹩给儿子上了一堂非常生动的课,要比空洞的讲大道理效果好多了,小说语言凝练,描写细腻逼真,对老蹩刻画的非常到位,佳作欣赏!【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15-02-0 00:10:28 感谢李荣老师,祝师吉祥!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 楼 文友: 2015-02-08 18:01:22 老憋大智若愚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2-09 12:25: 5 十分期待典洲兄的新作,很高兴认识您。

鹰潭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费用
萍乡治疗性病医院
鹰潭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